云中一鸵鸟

一个深爱曼城的绿洲粉,近期墙
头锤基&亚梅

反正在萌CP方面我一向后知后觉考古派……

兰兰便当领得早,结果兰梅MV比亚梅MV还早做出来……

啊,试问谁能不爱兰兰呢……

前两天和基友聊三绿相性时开的脑洞,虽然成品粗陋,然而真是做得很开心啊……

做这个MV的主要目的是拉基友入坑,所以完全就是雷1妇联1和雷2的剧情流+大部分戳我萌点的锤基互动+我最萌的那种锤基模式的一个流水账MV……

55555555某人,快张嘴吃一下啦……


PS:某人吃啦!我这MV,值了~~~~~

基友表示想看用《约定》剪的盾冬MV没找到,窝也感觉这歌超适合冬视角的盾冬,遂剪。基友表示要男生版的BGM,于是live版各种掌声欢呼声,嗯……反正随便剪剪就不在意这种细节了哈,擦汗。

基友最近迷恋上了Ben宝宝,在微博呼天抢地表示Ben宝宝辣么甜怎么没有一个单独的CP MV。看基友嚎得太惨【不】于是答应做一个Ben的CPMV送他,遂开了这个脑洞。


Ben是在某小镇生活的一个普通的年轻人。某日,他发现自己独居的屋子里有幽灵作祟——但令Ben不解的是,这个幽灵不仅没有带给他恐惧的感觉,还与他从小就在梦中时常见到的一个男人有着相同的熟悉感。Ben拒绝了朋友的警告,选择继续和那个无恶意的幽灵共处一室。在幽灵的提示和影响下,Ben逐渐想起了彼此的过往:原来,自己前世曾是Shiloh的***Jack,而那个幽灵则是曾在军事任务中救过他一命的普通士兵Curtis。两人相识相知相爱,但这样的关系却不为老国王所容忍。为了能与Curis在一起,Jack不听Curis劝阻,Jack执意谋划政变夺取王权,最终失败身死。失去爱人的Curis举起了反叛王室的大旗,通过多年运筹帷幄最终攻陷王庭杀死国王。复仇成功的Curis不久后死于叛军内乱,然而有着执念的他不愿意投胎转世,而是徘徊在人世找寻Jack的转世,而这个人就是Ben……


诶,写完后发现还是不是Ben的单CP MV诶……好吧不要在意这种细节,反正基友爱小王子比爱Ben还多那么一米米……


听歌的时候无意听到这歌,觉得歌词太适合冬冬于是就动手了……发泄下对队三没好好表现冬冬的挣扎和痛苦的不满。

其实这个MV的起源要追溯到大概半年前了……

去年年底出差到魔都,地陪基友陪吃陪玩陪睡……于是吃人家的嘴软拿手机家的手软睡人家的脚软【何】,原本对漫威电影系列相关全无兴趣的我硬是被基友按头看了队1和队2——恩好吧从某种程度上基友的安利成功了:因为一直以来我都吃青梅竹马并肩作战系,于是我表示队3出来的时候我会看,以及终于搞明白了所谓盾冬到底是什么CP(之前有差不多两年看到首页出现这两字并不知道是啥玩意)。不过那时候也就停留下“啊确实很萌”的程度,并没有真正入坑。


后来有一次在某4人微信群,大家在聊萌的CP的时候提到盾冬。那时候我似乎说了下盾冬虽然很萌但是两个人内部缺少冲突少虐点不够带感——这个时候当初安利我的基友就不乐意鸟。“我盾冬自体红白怎么就不能虐了?”好吧当时就觉得基友说的吧唧爱豆芽大盾爱吧唧冬冬爱大盾【雾】两个人谈四角恋【不】有点爽……


后来看了队三真入坑了,想到基友说的这个脑洞就去搜MV看,结果有看到大盾中心吧唧冬冬红白玫瑰的;有看到吧唧中心大盾豆芽红白玫瑰的……然而就是没有找到基友的这个脑洞,最后索性自己动手剪了ORZ……


剧情本身基本就是原剧向。情感脉络的话,在盾冬互为彼此最重要的存在的前提下,吧唧因为自小的相处模式和保护欲之类的心情在豆芽和大盾之间更倾向于和前者亲近;大盾和冬冬重逢后尽管清楚对方就是自己的巴基,但总是不由自主的更希望眼前的冬冬能是当年那个没背负沉重枷锁的吧唧;冬冬这边豆芽只存在于残缺的记忆力,大盾对他的好是实实在在的所以情感上更偏向大盾……但是他心里也清楚大盾其实更希望陪在自己身边的不是冬兵而是巴恩斯中士……恩大致如此。


PS:再补充个MV没表现出来的情感线猜想,这点我和提供原始脑洞的基友都认同:吧唧偏心豆芽,大盾偏心吧唧,冬冬偏心大盾——但是如果豆芽还存在的话,我们觉得豆芽其实会偏心冬冬——豆芽对吧唧有一种因为自己不够强大而要强行独立的倔强感,但如果遇到的是冬冬,应该就会很治愈了吧。《——好了,死循环,肥肠完美。


      看球对我来说算是真.老夫聊发少年狂。去年世界杯支持婷婷,世界杯结束后,对足球突然兴趣大增,想着找个俱乐部做主队继续看球。由于始终对足球初心煤球效力的巴萨不感冒,于是就跟着Kun看看曼城。因为曼城蓝,一开始就对这球会有好感,随着时间的推移感情越来越深,而煤球和婷婷反而要往后排了。

      因为看球晚,所以确立主队后绝大多数的比赛都是下载下来补看的。而现在网上能找到比较齐全的录播资源,大多是从1112赛季开始的。在这样的“补课”过程中,对球员的喜欢程度自然而然出现了差别。

      虽然无论球员还是教练,只要成为了曼城的一份子,我或多或少都是喜欢的,有谁离开了也会难过。但有四个球员是不同的:哈特、喜娃、Kun和哲科——我始终都觉得,若有一天City可以登顶欧冠,他们都应该在队中。这个对球员本身的爱无关,比如严格说来,曼城队里刨除一切因素,我最喜欢的球员是纳瓦斯,可我对他待在曼城与否并没有很大的执念。

      哲科却不同。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呢?那些平时在City TV节目的细节或者自己社交媒体上表现出来的东西是不会作伪的。去年曼联被英甲球队连灌四球淘汰,他在推上发Hahahaha;德比首战告捷,他在ins上说我们都知道Manchester is blue——我曾经在和厂蜜基友说到这些事时她汗颜道:“留人一线好相见啊,这也真嚣张啊。”嚣张吗?或许吧。可是如果只是把自己当职业球员,把为曼城效力当做一份工作的话,是不会做这样立场分明表达好恶的事的。他是真正认同和喜欢着City和City的球迷。

      前两天看到他去罗马,上千名球迷热情的欢迎他。还是很为他开心的,在City不能有的,希望罗马能给他。

     明明清楚,这体面而温馨的离别,无论对他还是曼城都是好的。也真心想对他说“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只是,最想看到的,仍然是他身披蓝色战袍,作为曼城的十号在伊力哈德球场上奔跑。

     到底意难平。

      

  

粥团Live盘点(1996)

      如果让我选粥团最辉煌的年份,那么答案毫无疑问是1996年。

      携《(What's the Story) Morning Glory》之威,粥团在这一年红透腐国半边天,其声势在8月的Knebworth达到了顶峰。

      当然咯,红极一时也是有负面作用的:乐队本年只发行了两张单曲碟,2月的《Don't Look Back inAnger》倒是有两首新歌,但完全有理由相信这来自于有缸前一年的...

      怎么形容我现在这个状态呢?就是鸡血上头的同时,又被看各种新闻稿时的脑补的一盆盆狗血浇头……于是简直什么鬼,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这么快又撸了一个MV出来ORZ……

      基本上就是按照时间顺序过了一遍你铛主席的乐(qing)队(lu)历程。

      这个故事是这样的:在骑团被小马抛弃(无误)后的厌世铛振作起来找了Alex组了飓风团开始新生活,虽然是该团Leader但始终心思游移,最终还是选择结束了飓风团。这之后在粥团虽然在咖喱哥的淫威下(大雾)地位边缘化但还是因为烂喵而很有归属感。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和烂喵感情越来越好(中间有和小马重温旧梦然并卵他始终还是要回粥团的【渣攻无误】),而咖喱兄弟间烂账一堆最后有缸出走粥团解散弟爱成立。阿铛和烂烂都努力好好地和彼此过日子(中间有和小马重温旧梦然并卵他始终还是要回弟爱的【渣攻无误】),然而最后烂烂真爱还是粥(you)团(gang),弟爱解散骑团重组,渣攻得到了HE。——就是这样~


© 云中一鸵鸟 | Powered by LOFTER